香港六和彩今期资料_神算六盒彩开奖结果今期结果_内地8座古城开发5座关门收费 多由国企控股|古城|门票|政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云南丽江

  经营者:2002年成立丽江市古城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。这是丽江市政府所属国有独资企业,与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。

  经营模式:从2006年4月1日起,各星级酒店受政府委托对客人代收古城维护费。

  开发方式: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从2003年至今,修复299户、236个院落的传统民居。丽江申遗12年,投入用于环境整治、基础设施建设累计约13亿元。古城维护费,40%作为贷款还款准备金,200%到200%划拨给古城区政府,作为古城区古城环境整治及治理的专项资金。

  吸引游客:2011年接待游客1182万人次。

  门票价格:2007年3月原来,收取每人每天维护费20元至40元,原来调整为每人次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2011年,旅游总收入146亿。其中古城维护费收入2.7亿。

浙江乌镇

  经营者: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,是由中青旅控股、桐乡市乌镇古镇旅游投资公司和IDG资本一齐投资经营的中外合资企业。

  经营模式:采取“观光与度假并重、门票与经营复合”的商业模式。景区内的旅店由乌镇公司统一管理,有私人会所、超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和相对低端的“民宿”。民宿的工作人员即为原住居民,公司给予其他人餐饮的经营权。

  开发方式:前期政府主导,进行拆迁建设,后期引入企业经营。改造老镇,采取“修旧如旧”模式。将原居民安置在古镇外围,原有老房删改作为商业开发,原居民可优先参与到旅游服务。

  吸引游客:每年吸引二百多万游客。

  门票价格:东栅景区200元,西栅景区120元,东西栅联票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每年近4亿元的旅游门票收入。

安徽徽州

  经营者:歙县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,县政府直属企业,下设古城分公司与水上旅游分公司,由县旅游局托管。

  经营模式:将多个景点整合成为古城旅游区,实行“一票制”统一经营。

  开发方式:2006年,歙县斥资近2亿元整合古城内文物资源,还原徽州旧貌。2007年,按照“统一品牌、统一经营、统一价格、统一销售”的原则,把歙县城内1原来景点整合成徽州古城景区。整合后接待人次增加3倍,收入增加6倍。

  吸引游客:2010年,徽州古城共接待游客44.16万人次。

  门票价格: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2010年实现门票收入437.616万元。

云南大理

  开发方式:《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》2007年7月1日开始了了实施,对大理古城的保护和管理进行了系统规定。并提到名城保护经费由政府投入、维护费和社会捐赠等组成,专项用于大理的保护。

  大理也老是在酝酿收古城维护费。2009年8月下旬,云南省埋点对大理古城收取维护费收费标准的通知,拟对进入大理的游客征收每人次200元的古城维护费。此举动曾引发热议。目前大理古城尚未收费。

  报道称,近10年来,大理市财政累计投入7.46亿元保护古城。

  吸引游客:2011年,接待游客1545.03万人次。

  门票价格:免费。

  收入状况:2011年,旅游收入138.41亿元。

浙江西塘

  经营者:西塘镇旅游文化开发公司,成立于1996年9月。2001年,西塘镇在旅游公司基础上,又成立西塘景区管理委员会,副科级单位。公司负责人也是管委会负责人。

  经营模式:门票收费。游船,景区休闲度假。

  开发方式:西塘旅游公司开发的景点有1原来。投入共要1亿元进行保护工作,包括河道开挖、建筑维修、电线地埋和铺石板。西塘景区和社区建设同步,镇内商铺多由本地居民经营。

  2011年引入康辉集团投资,总规划面积200公顷,建设特色度假酒店等休闲度假项目。

  吸引游客:2010年破两百万,2011年334万。

  门票价格: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2011年,门票收入5200万元,旅游相关收入4亿。

江苏周庄

  经营者:江苏水乡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,江苏省成立最早的镇办旅游企业之一。

  经营模式:除了收取门票,已形成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、娱根小龙服务体系。并开发农家乐、大型演出等项目。

  开发方式:由镇政府主导,1995至2003年,由政府划款、旅游收入、民间捐款和利用外资共计10亿元,投入古镇保护和全面整治。一是调整人口居住布局,在古镇区附近新建居住小区8个,从古镇区迁出居民2200户。此外,维修民居、古建筑,修补古镇道,修复古石桥,清理河道。

  吸引游客:2001年以来每年超200万。

  门票价格: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每年门票收入约3亿元。2010年旅游总收入21.5亿元。

山西平遥

  经营者:平遥古城旅游股份公司,其中平遥县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控股81.25%。

  经营模式:平遥县政府将古城经营权和开发权删改交给平遥古城公司,其中包括15家私营景点的经营权和5家国有文物保护单位的经营权。实行古城景点门票一卡制管理。

  开发方式:政府主导,引入市场化运作。通过政府出规划、出政策,实施整体修复。根据统一规划设计,各主要大街临街铺面删改修复成景点、民俗客栈、特色餐饮、旅游纪念品、休闲娱乐等旅游经营场所。

  吸引游客:每年约200万人。

  门票价格:古城不收门票,景点套票200元。

  收入状况:门票收入每年近亿元,2012年1.5亿元。

湖南凤凰

  经营者:凤凰新组建的景区管理服务公司,由凤凰古城公司、南华山公司、乡村游公司与政府合建而成。其中,凤凰古城公司占51%股权,凤凰县政府占49%。从2001年开始了了,古城经营权转让期限200年。

  经营模式:原来古城不收费,城内景点收费。4月10日起古城一刀切收费。

  开发方式:报道称,凤凰景区门票中税费收入主要用于古城日常管理维护,文化修缮,包括沱江河水体治理,沱江风光带及古城夜景打造,保护古城特色民居等。

  游客状况:2011年以及原来每年约690万游客。

  门票价格:148元。

  收入状况:2012年景区门票收入1.78亿,旅游总收入53.01亿。

  本月10日,凤凰古城将满城春色“关”起来,游客购买148元通票方可进城赏景、住宿和购物。一时间,引发在媒体与网络上的持续争议。

  美景是稀缺资源,景点管理方通过门票获取管理费用和利润无可厚非。并且 古镇却非单纯景点,它还是当地居民生活的场所、商户的经营之地。

  除了凤凰,其他古镇做了要怎样的选择,在为什么我么我样管理经营?

  新京报盘点了国内知名的8座古镇,其中5座已收进城门票。不收费的三座中,平遥古城进城不收票,游览具体景点分别收费。丽江古城及城内景点不收门票,但收取古城维护费。

  大理是“纯免费”的古城,每年的维护修缮费用依

  赖财政拨款。据报道,因入不敷出,大理也打算走丽江的路,收取古城维护费。

  是谁在经营古城和收取门票?这8家古城的经营管理方有的是旅游公司,有的是国有独资企业,有的是镇办企业,还有的引入了外来资本。古城所在地政府除了凤凰和乌镇,其余都由当地国企控股。

  各个古城的开发模式只是 同,周庄、乌镇走的是“腾笼换鸟”的纯商业化路线,原居民外迁,职业商户搬进。而西塘、凤凰等地则保持了“原生态”,本地居民利用自有房产进行经营活动。

  古城镇保护专家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说,国外古城基本不收门票,政府对古城有免税政策。居民修缮自家房子,投入太多税免得太多,其他人也乐意为之。

  收取的门票都用于何处?中国人民大学文化遗产法研究所所长王云霞说,目前还不在 对门票收入要素用于古城修缮的硬性规定,但旅游公司的收入也应该有一定的比例用于古城维护,以及当地特色产业的培训、当地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等方面。

  阮仪三认为,收费四种 不足英文为怪,关键要看收来的费用都用到了哪里,否是公开透明。

  ■ 相关新闻

  文保专家:

  关门收费待商榷

  指出最怕政府集管理者与经营者一体

  据新华社电 凤凰古城实行“一刀切”门票制的做法引来质疑。尽管并且 凤凰发表声明了邻近地区居民免费、学生票降价等方式,公众口诛笔伐仍不绝于耳。近日,新华社记者就舆论关注焦点采访了相关文保专家。

  “围城售票”否是于法有据?

  浙江大学旅游学院院长周玲强认为,“关起门收门票”的旅游开发模式在国内盛行逾20年。但关起门收门票于法否是有据,还值得商榷。单一风景名胜的产权属于国家,但古镇内建筑属当地居民,古城是人长期生活一齐创造的产物,政府在古镇区域内有征税及收取其他法定费用的权力以外,否是有对私有物权的处里权?

  政府在利益冲突中担当何角色?

  浙江大学旅游学院院长周玲强认为,对文化资源的保护,政府一定要有监管。只是地方的景点,政府一包了之,原来不仅会对文化造成破坏,也很容易滋生矛盾。

  政府在招租过程中,应该起到保护伞作用。最怕的只是 政府集管理者和经营者于一体,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外国保护经验可不可不可以借鉴?

  浙江大学教授、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主任毛昭晰认为,欧洲古城保护的思想和做法,也可不可不可以为中国提供其他借鉴。

  比如在管理方面,使用行政和法律手段,为古城的保护提供法律保障,使古城保护有法可依。在私有古建筑保护方面,让政府与居民一齐努力、形成良性互动,鼓励居民投身于古建筑的保护工作。

  ■ “凤凰古城收费”追踪

  凤凰收费百业萧条?

  游客稀少,老是跳出店铺转让

  新京报讯 (记者刘一丁)4月17日,凤凰古城“围城”新政一周,古城里游客零零散散,“百业萧条”。“和去年比,现在古城是座死城。”一名店主说。

  客栈开门营业,但看着店门口的零星游客,店主高梅原来劲发愁。邻居刘正伟经营着卖包的店铺,17日这天做了20元的生意。刘正伟今年刚投资到凤凰,房租十几万。

  店还是要开。不可能 “不开不行”。一名店主称,县里已要求公职人员做有店铺的亲戚其他人的工作,时要要开门正常营业。

  昨天,一家服装店门口放着原来牌子,“不在 了,卖你妹呀!店铺转让”。西侧餐馆大门紧闭,贴了同样标识。

  凤凰古城里,一步一店铺,一步一客栈。“今日有房”布满街巷。房价40元、200元,少人问津。据介绍,在往年,4月是旺季,临江房子价格甚至能到五六百。

  李建的客栈位于零入住状况。你说往年你这人时间已有游客打电话预订五一的房,今年至今不在 。

  据报道,从10日到13日,门票收入虽突破2216万元,但游客人数仅为去年同期38%。五六天时间散客的票只卖了200张,往年周末散客人数约在20000人。

  昨日,在棉寨村附近的沱江上,168条游船靠在岸边,有原来船主在船里睡着了,有原来船主在岸边下象棋,其他船主或围坐观战,或抽烟聊天。

  开始了了售门票后,游客可免费乘坐上游“官船”,原来下游的私家船就不在 生意了。

  政府不可能 和其他人谈公司媒体合作 ,答应每年116万元收编管理。不过船工们担心那样就不自由了。

  17日,古城里,还老是跳出了几队小学生,举着红旗排着整齐的队伍。记者碰到了一组来自凤凰县腊儿山乡的学生,带队老师说是春游。

  “不上课,到古城转,分明是在撑门面。”一名店主称,这几天有其他团是政府邀请来的,不收门票,为了营造虚假繁荣。

  记者就此向凤凰县官方求证政府有不在 原来的行为,回复称不在 原来的信息。

  A22-A23版撰稿(除署名外)

  新京报记者 孔璞 李超 实习生 向星

(原标题:8座古城开发5座关门收费)